當過往的愛情回來過: 行為藝術教母 Marina Abramović

我是一個從網路上看到一樣我很感興趣的話題,我就會開始專研這個主題的人

不過也是因為我只有三分鐘熱度,所以我要趕緊把這個最真實的感受把它寫下來。

最近因為看到了一段影片,讓我也一起熱淚盈眶地留下淚來。

這是2010年行為藝術教母瑪麗娜.阿布拉莫維奇(Marina Abramović) 在紐約MoMA Museum展出的 “The Artist is Present"<<藝術家在現場>>,她的一項藝術作品是Marina 坐在一張椅子上,相望凝視任何上前坐在另外一張椅子上的陌生人。

很多名人也曾慕行為教母的名氣坐下那張椅子,莎朗·史東、奧蘭多·布魯、詹姆斯·法蘭科等很有名氣的明星。但是,最另人動容的還是與她相戀12年的摯愛Ulay (Frank Uwe Laysiepen)相隔22年後的再次見面。(影片如下)

我第一次看到這段影片的時候,心裡想說是在演哪一齣劇? 所以我又再看了一遍,沒想到我居然被她們給感動了,看了一遍又一遍,因此上網找了 Marina跟Ulay刻苦銘心的故事。

1975年,他們相遇在阿姆斯特丹的機場,Ulay曾說過“這是一個非常神奇的瞬間,我們就像是找到了走散多年的哥哥與妹妹 (There was immediately a fascination…like we have found a lost brother or lost sister.)”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,他們居然還同月同日生是: 11/30. Marina 也說“我愛他勝過愛過我自己 (I loved him more than myself.)”

他們曾經是靈魂伴侶、摯友、兄妹、戀人,相戀了12年。

他們一起創作的作品中不難看得出,他們對於彼此的感情,患難與共,相知相惜。

1977年的Imponderabilia “以身作則",兩人裸體面對面,站在美術館的入口,每位入場的觀眾都要從中間空隙穿越。裸體表示坦誠相見。

imponderabilia1

另一個在1977年的"Relation in Time"的"結髮", 他們把兩人的頭髮綁在一起17個小時。只要有另一方的人動到就會扯到對方的頭髮,形容密不可分。

Abramovic_RelationInTime_0

1978年 AAA AAA,兩人互相大吼,吼到聲嘶力竭,直到吼到到對方的臉上。我想作品的意思表達,戀人雙方剛開始都會用一般的頻率互相溝通,但相處久了,對於熟悉的人我們都會用盡全力地互相大吼,把最面目猙獰最不堪的一面給最熟悉的人知道。

Abramovic_AAA_AAA_0

1980年 “Rest Energy", Marina拿著"弓",Ulay拿著"劍"指向著她,兩人一齊往後倒。劍直直指向Marina。這項作品需要兩人對對方有極度地信任,因為一不小心,一人就會因此而受傷。作品的訴說,你對"那個人"展現你多少脆弱與打開多少心房,那代表著她/他有多少的力量能夠傷害你/妳。

OyloM0t

兩位頂尖的藝術家,最後還是沒辦法繼續走下去。在他們最後的作品 1988年" 戀人們 The Lovers"他們兩人各自在中國的萬里長城東、西端點(山海關&嘉峪關)同時出發朝對方走去,在中間點相遇之後擁抱、握手、說再見。這樣子分手場景也是真的很讓人難忘。我想為何他們會用這樣子的方式做分手,也說明著,因為Marina & Ulay 講求著平等與平權。平常情侶們分手,只要一人說分手,這段感情就走不下去了;而Marina & Ulay決定既然牽手要在一起是兩人的事情,而分手也是兩人的事情,所以選擇在萬里長城的中間點相遇畫下句點,象徵著平等和平分手,也是一種紀念與慶祝。我想,一般平常的人不會想到用這樣子的方式說分手(也沒有這麼多的經費),但是,他們想要傳達給觀眾的理念應該是說,既然戀人們選擇了兩人同意要牽手,那分手的時候也是要給予彼此一個平等得權力去結束他。

abramovic-art-1988-001-greatwallwalk

這一別,就是22年。人生有多少個22年可以等待這個瞬間? 也只有他們才會有這樣子的機會,在這樣子的場合再次相遇。這一面,多年的思念,情仇與怨恨全都一笑泯恩仇。

另外,為什麼當初她們會分手的原因,因為Ulay一直背著Marina在外面偷吃吸毒很多次,最後還讓那個女孩懷孕了。Marina可能是因為心有不甘,所以也跟她的好友上床。到最後Marina即使還是深愛著Ulay,但她還是忍痛跟Ulay提分手,所以才會有兩人最後的“The Lovers"作品出現。在這之中可看得出來,女人一直容忍著男人,即使他們錯得離譜,女人還是選擇原諒,讓感情繼續下去。但是,感情不是容忍就能持續下去的。

Marina曾說過" 一位藝術家不該愛上另一位藝術家"(我想是因為藝術家都是感性的人,很容易愛上另一個人,所以性情不定吧?)

我不知道,若我再見到心中那遺失多年的"那個人"時,我會有怎樣子的反應?

By the way, 這首歌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,"Ulay,oh!" by Adonis


在台灣高雄的朋友們,如果有興趣這位行為藝術教母Marina Abramović的作品,現在還有展覽唷!

資訊如下:

以身作則:身體行為藝術
展覽地點:高雄美術館101-103展覽室
展覽日期:2015年7月18日至2015年10月18日